乐器老师是武术达人 做水产生意结识武林高手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8-04 14:40

  星洲街,杭州城西的一条小巷,由于巷里有所小学,这里的很多门店都和培训有关,“三友乐坊”就是里面一家并不起眼的小门面。每天放学后,以及周六、周日,这里总能转出悠扬的乐器声,有长笛,也有葫芦丝。

  乐坊的“杨老师”杨明生今年41岁,他在这里教乐器已经有了好几年历史。让你想不到的是,杨老师不仅教乐器,他还能教武术,他的功夫据说也是了不得。不过杨老师称,习武的人,从来不会以能打败多少人自居,从习武至今,他从来没有靠功夫去“欺负”过别人。

  那一年,杨明生11岁,小学还没有毕业。“我记得当时是学校组织我们去看的,这部片子深深地影响到了我。”虽然已经时隔30年,但杨明生还能清楚地记得那个夜晚和同学们一起去观看影片的情形,“李连杰的那个功夫让我看得如痴如醉,回家后就想自己也练出这样的一身功夫。”

  由于身陷其中,杨明生开始在家里自学武术,他先是自制了吊环,在家里无师自通地就能完成各种动作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来到县城,看到这里有人在教陈庆州(陈氏太极拳第十九代传人)的陈式太极拳,站在一旁默默地看了很久后,陈明生开始了真正的拜帅学艺。每天凌晨三四点就从家里跑步到县城学武,学完后又跑回家。

  这期间,杨明生还曾到镇上的派出所打过零工,“就像现在的联防队员吧,只是当时还没有这种说法。”在派出所打零工时,他还立了次功,“有一次,有个人在镇上手持铁棒抢劫了别人的钱财,没人敢上去抓他,我自认为功夫好,就冲了上去,用擒拿动作将他制服。当天晚上,也是我在派出所看守这个人的,他力气很大,把他铐在一个铁制的椅子上,他居然抬起椅子就想跑。后来我就和他聊天,到第二天天亮时,这个人终于平静了下来。”

  由于没有编制,杨明生“联防队员”也没有当多久,其间,他在各种打零工中游离,后来也曾到南京打过短工。

  1998年,杨明生26岁,已经结婚成家了。“这个年纪了,感觉到自己一事无成,想出来闯荡一番了。”他来到了杭州,第一站就是近江水产品批发市场,当然,这还是给人家打工。由于是做水产品生意,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就上班了。

  做了半年,他还不知道西湖为何样。 一天早晨,趁着难得的休息时间,杨明生来到西湖边闲逛。这一逛,把他惊呆了,西湖边习武的人之多,一下子又激发了他年少时的梦想。由于虚心好学,杨明生在这里结识了称“西湖剑侠”的郑瑛,精通少林拳的徐伟国,向他们学习了四年的太极拳和少林拳。

  有意思的是,杨明生学习武术的多个流派,后来,他又拜师李全山,学习“意拳”(意拳,又名大成拳,中国内家拳术的一种,源于心意拳。无固定招法和拳套,强调以意念引导动作,故名意拳。)在学习意拳的时候,练习“站桩”一练就是几个小时。

  虽然学习了武术的多个流派,但杨明生认为,武术的核心都是一个东西,只是训练的方式不一样而已。问到功夫到底有多高时,杨老师这时有些“深藏不露”,“习武主要是为了强健身体,把它当着一种文化修养来练。”当然,他也参加过很多比赛,参加过两届浙江国际传统武术比赛。获得《五虎断门刀》,和《少林36棍》金奖。在一次比赛中,他在半决赛中碰到了“师兄”,杨明生当场放弃了,“这是武林中的一种礼仪。”

  让杨明生难忘的是,2010年,他曾受邀参加电影《苏乞儿》首映礼,当时有媒体这样报道:太极拳不稀奇,奇在还有葫芦丝现场伴奏。这种组合太抢眼了,红衣娇小的郑瑛在前面打拳,一身少数民族服装、又黑又壮的青年人在身后吹着葫芦丝伴奏。一亮相,现场就亮起一片闪光灯。坐在场边休息的一帮武林高手赞道:“到底是杭州来的,亦武亦柔,真杭州。”

  还是一个偶然的机会,1999年,杨明生出差江苏,当时他正在街上行走,一曲悠扬的曲子从一家店里传出,“我当场就听得如痴如醉了,去店里问这是葫芦丝音乐,当时这个曲子叫《月光下了凤尾竹》,我当时就买下了这个蝶片。”

  “练拳成就了我葫芦丝。”杨明生说。如今,他又一头扎进了推广中国民族音乐的培训工作,他的学生已经拿到了全国葫芦丝演奏比赛的金奖。

  工作之余,杨老师也不忘记练拳,“习武给了我强健的身体,也让我很少感冒和生病,而音乐则提高了我的修养。”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